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

装满爱的木斗子

 来源:福建日报   浏览次数:   2019-04-03   字体大小:[大][中][小]

  如今,我虽年过半百,却始终记着外婆床头的木斗子。

  外婆睡一张简陋的床,是用两条长凳椅子和几块床板简单铺成的。记忆中,外婆床上的被褥、圆枕、蒲扇、拂手等用品,已日渐模糊,唯独床头枕边放着的木斗子,历历在目。斗子底径约十五厘米,面径约二十厘米,高十七八厘米,扎上下两个篾箍,上大下小成倒锥柱状,有斗盖,盖直径处有提梁。斗子红色油漆早已褪色,部分木纹已露现,可能已陪伴外婆度过好些年景。

  记得第一次跟母亲去外婆家,一进门,外婆先将我揽入怀中,亲热地叫着“我亦命”,又急切地拉着我到她床前,迅速上床提起斗盖,取一块冰糖塞进我嘴里,随之又拿出几片饼干放在我手上。我没有马上咬碎糖、收起饼干,而是先回望一下母亲,看到母亲首肯的眼神,才细细吸嚼着糖,小心地把饼干放入口袋。甜甜的滋味无从说起,只有微笑。外婆摸摸我的头,拉拉我的耳朵,以示赞许。记事起,母亲就常叮咛,人穷,不能有穷酸相。我们家离外婆家十几里,母亲带我步行到外婆家,一般是上午去下午回,每次回家,外婆都从斗子里拿零食,塞满我的衣服口袋,我总是带着外婆实实的慈爱回家。兄弟中我排行老幺,小时候常跟随母亲到外婆家,总是出现这样的场景。即便到了我长大成人,每到外婆家,外婆也总是问寒问暖,要给我带这带那,甚至想倾其斗子,让我带走所有。

  母亲告诉我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我大舅舅在公社运输社工作,走南闯北,总想方设法买一些冰糖、饼干、冬瓜糖、红枣、葡萄干、雪花糕等零食,带回家,存放在外婆床头的斗子里,供外婆享用。外公过世早,大舅舅抚养人口多,生活很是艰辛,自己很节俭,对外婆却很是孝顺,外婆床头的斗子总是装着多样的零食,斗子从没有空过。外婆也舍不得自用,总是分享给我等儿孙。外婆看着我们兄弟做客接物待人的小样子,常告诉母亲,小孩懂事,不要怕穷,有希望,会兴旺。外婆的话常在耳边,并常激励自己。

  我们兄弟成家立业后,外婆已走了,想外婆,却见不到,祭外婆,只有让外婆之爱随脉搏涌动。不知什么时候起,父亲母亲床头也有了木斗子,常装满老人家喜欢的零食,比如父亲爱吃的软糖、冰糖,母亲喜欢的柿饼、葡萄干等等。父母亲总是分享给后辈儿孙。

  每看到木斗子,仿佛又见到了外婆、大舅舅和父亲母亲,心里总是甜甜的、暖暖的,幸福感难以用斗量。木斗子虽小,但源源不断溢出爱,源远流长。我爱我家的木斗子,祈愿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“木斗子”。(贞尧仔)

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委员会 [闽ICP备13019752号]
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